近日,纽交所方面表示,交易所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已经决定对凌动智行(原名“网秦”)启动除名程序,该公司的股票在纽交所已被立即停止交易。

凌动智行于2011年在纳斯达克上市,也是中国第一家在其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市值最高曾达到24.62亿美元,而今年以来由于创始人与董事长的矛盾公开化,其股价暴跌96%,市值仅剩余1500万美元左右,堪称是美股上表现最糟糕的中概股。

在股价跌破16美分,并且在一个月内股价连续低于1美元之后,纽约证券交易所判定凌动智行股价“异常低”,不足上市公司水平,并于凌动智行联席董事长迟睿辞去董事职务股价大跌后,停止了凌动智行的股票交易。临近收盘前跌破0.16美元,目前凌动智行股价报0.1539美元。

早在今年9 月24 日,凌动智行就收到纳斯达克警告,由于公司股价连续30 个交易日低于1 美元,已不满足纳斯达克的上市准则。

(图片来源:网络)

今年8月24日以来,凌动智行的股价开始跌破1美元,随着林宇和史文勇二人的矛盾公开化,公司的股价持续下挫。

纽交所向记者表示,在完成所有程序后,纽交所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申请将凌动智行的股票退市,其中包括公司就退市决定提出的任何上诉。

由于截至目前凌动智行仍未提交20-F(这里指2017年年报),如果凌动智行退市,公司大概率会转移至粉单市场继续交易。

美国投资公司Infusive Asset Management分析师黄炎表示,一般当公司被从主板退市时会面临选择,是去OTC Bulletin Board(即OTCBB,美国场外柜台交易系统)还是去Pink Sheet System,一般而言,只要公司还能继续出财报都会选择去OTCBB。

与主板交易不同的是,OTCBB和PPS对公司的要求较低,但前者的监管严格一些,后者是监管最少的市场。黄炎表示,粉单市场交易的公司不需要满足SEC的合规和披露要求,公司只需要按时更新财务信息给SEC即可。

在收到纽交所退市通知后,凌动智行发布公告称,公司有权要求纽交所董事会委员会对退市决定进行审查。“目前凌动智行正在考虑采取这一行动,同时亦在谋求对公司可行的其他选择以维护投资者利益,公司将尽快公布其董事会决定的合理措施。”

林宇对凌动智行退市一事较为乐观。他表示,虽然纽交所已经对公司启动退市程序,但相信公司能解决目前的财务和年报问题,届时可重新向纽交所申请挂牌。

从中国第一家登陆美股的移动互联网企业到美股上表现最糟糕的中概股,这几年凌动智行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方面是创始人兼大股东林宇与现任董事长史文勇之间的宫斗;此前在9月份,网秦创始人林宇突然发声,称其被网秦CEO史文勇于2016年11月到2017年底绑架414天,绑架期间被带上20多公斤重的手铐和铁链,被拳打脚踢,生不如死。

(图片来源:网络)

内讧影响到正常的财报发布。2017年报未能按照公告确认的时间发布,据凌动智行前副总裁Matt Mathison说法,史文勇阻止公司支付审计员和律师的逾期费用,以及他和林宇之间的经济纠纷仍未解决。

另一方面则是公司核心资产陆续出售乃至被转移。而这才是导致凌动智行衰落的真正原因。目前,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史文勇,但其本人一直保持沉默。

目前最具争议的是,当年网秦出售资产的过程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从2015年起,网秦陆续出售国信灵通、飞流九天和秀色直播等资产,其中国信灵通以MBO(管理层收购)的形式完成出售,而飞流九天则多次寻求买主不成,直至2017年3月30日,清华同方旗下同方证券的关联基金同方投资基金宣布与凌动智行达成协议,以39.7亿元购买凌动智行持有的飞流九天80%股权和思享时代(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即秀色直播)65%股份。

但当时同方基金并非一次性支付,而是在2017年12月14日与凌动智行达成协议,同方基金向凌动智行提供一张年化利率8%、价值17.7亿元的优先票据,期限为12个月。

在上述拆分出售过程中,史文勇以小股东身份参与其中。他在今年2月的股东信以及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均提到,为促成这笔交易,同方基金要求飞流九天和秀色直播的股权登记在新的个人股东名下,以满足与分拆资产未来资本运作有关的结构安排,他作为名义股东为公司持有这两家公司的股权。

目前工商资料显示,史文勇的确持有飞流九天79.34%和思享时代65%的股份。不过,同方基金的票据已经到期,在不清楚同方基金是否已经兑付的情况下,秀色的资产却在被转移。

股东代表组织LKMForward在提交纽约南区法院的起诉书中表示,凌动智行在飞流和秀色的交易中向投资者发布的消息存在重大虚假陈述,且同方基金票据违约后,秀色并未按原定协议交回凌动智行,反而被转移至不知名的第三方旗下,这被LKMForward认为是史文勇等人在掏空上市公司资产。

首页时政